业界丨从不良中获取利润!看这家银行清收不良新路径:变“清收”为“经营”

摘要: 将不良资产“清收”变身为特殊资产“经营”,从不良资产处置中获取利润。

导读

2016年以来,包括平安银行在内的股份制银行,开始探索将不良资产“清收”变身为特殊资产“经营”,从不良资产处置中获取利润。相对于传统做法,平安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实现了两大转变:一是从清收转变为经营。用经营的理念和方法对待不良,关注最终收益,实现银行利益最大化。二是从分散转变为集约。传统清收由各分支行负责,资源配置、水平参差不齐,总行被动应对,集约后重大案件由总行主导,并提供投行、法律、风险、业务等专业团队支持。

 

延续多年的银行资产保全,开始发生变化。


2016年以来,包括平安银行在内的股份制银行,开始探索将不良资产“清收”变身为特殊资产“经营”,从不良资产处置中获取利润。


“以前银行的资产保全属于后台服务人员,现在我们认为不良资产处置也创造价值。因为不良资产拨备率很高,而且占用风险资本和资金成本,因此收回来就是利润。”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综合管理部总经理龙健表示。

  

近年来,银行业不良资产增长的势头抬升。根据普华永道9月27日公布的数据,39家上市银行中,股份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逾期90天对不良之比均超过1倍,反映信用风险仍在暴露过程中。在此情况下,业内一方面计提拨备,另一方面不约而同提出加大不良清收力度,甚至邀请第三方催收机构入局。

  

从外部而言,2016年以来,随着不良资产证券化、不良资产债权转让、债转股等创新业务启动,不良资产处置虽增加了新途径,但规模较小。而在打官司、拍卖资产,打包转让给AMC等传统处置渠道中,前者回收率较低、处置效果不佳,后者折扣率高、银行业绩损失大。


变革传统清收模式

清收转向“经营”、分散转向“集约”

银行传统不良资产处置的现状是:大行、股份行要么打官司、拍卖资产,要么打折转让,或者打包转让给四大AMC,俗称“三打”,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能力则较弱。


银行在处置不良贷款时需消耗大量的拨备,而计提的减值准备又是净利润前的一个必要扣减项,因此若是资产质量较好,可以优化拨备覆盖率指标,也可以反哺利润。而对于五级资产分类法中的“后三类”——次级类、可疑类、损失类,若能提高回收率,无疑将极大反哺银行利润。


根据平安银行中报,该行成立专门的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后,2017年上半年收回不良资产总额44.01亿元,同比增长66.52%。


2016年12月,平安银行启动组织架构调整,在精简掉13个总行一级部门的同时,成立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在全国设立四个大区,一共380人,清收及经营资产范围包括全行对公及小企业特殊资产。

  

在此情况下,平安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思路出现两大转变:


一是从清收转变为经营。用经营的理念和方法对待不良,关注最终收益,实现银行利益最大化。


二是从分散转变为集约。传统清收由各分支行负责,资源配置、水平参差不齐,总行被动应对,集约后重大案件由总行主导,并提供投行、法律、风险、业务等专业团队支持。

  

平安银行开展不良资产经营业务后,9个月时间回收额同比提高2.5倍,人均产能提升3倍。


不良清收与考核挂钩

以“份额竞赛制”为核心的考核体系

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资产经营部总经理许红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安银行是通过持续性过程管理和阶段性结果检视,对每一笔对公资产进行方案策略制定、回收率预测、数据积累、动态调整修正指标预测和实施方案。


目前,银行业不良资产总体的现金回收率并无精确统计,业内估算现金回收率约60%。据平安银行2017年中报显示,该行上半年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的不良资产收回额中,现金收回率高达93%。

  

这其中还涉及到银行考核制度的转变。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华北中心总经理张业军表示,通过将纯清收变为不良资产经营后,回收情况与业绩挂钩。此前在对保全人员的考核上,一般不直接考核清收金额、清收效率、清收成本等,缺乏对保全人员的专项奖励。


对此,平安银行建立以“份额竞赛制”为核心的基本法考核体系,摒弃原来一刀切的“自然回收额”预算制模式,在自然回收额的基础上,根据回收难度和贡献度进行系数调节,以回收份额和基础资产份额进行竞赛,根据排名结果运用于基本法、费用分配和激励方案。


在组织结构上,特殊资产经营体系分为总部、区域和分部三个层级,区域设立华东、华南、华北和西部四大特殊资产经营中心,区域下辖各分部共设立51个团队,包括小企业专业团队、能矿专业团队等特色团队,未来还将继续根据地域、资产和专业特点,实现差异化经营。


四步走“围猎”特殊资产

四步法:财产发现、控制、确权、处置

对银行而言,不良资产增加不仅带来压力,还面临债权债务关系越发复杂的现象。


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周海良表示,这一轮不良资产中,存在企业主导破产案件、地方保护主义较重、违约企业有“脱壳”逃债倾向等现象。


若依照传统不良清收路径,银行只需对违约企业进行司法起诉、资产保全,然后通过“三打”回收处置。在这一债权过程中,债权银行难以应对企业可能存在的转移资产等逃废债行为,特别是对于因经济周期原因造成企业暂时经营困难的情况也无法处置。


为此,平安通过财产发现、控制、确权和处置四个步骤来实现不良资产经营。“清收的起步阶段就要考虑如何处置资产,如通过淘宝拍卖发现非标资产价值,通过平安集团内外的平台推荐潜在的匹配资产。”周海良表示。


1. 在财产发现方面,该行已建立起立体交叉全覆盖的尽调体系,通过已建立的45类查询渠道,对债务人可能存在的11大类80小类财产进行拉网式搜索与排查,尽调债务人是否涉嫌转移资产,以此形成有效谈判抓手。


2. 发现财产线索后,诉讼团队第一时间响应,借助司法手段等对财产进行控制;


3. 充分利用诉讼、仲裁、申请公证执行证书、直接实现担保物权、破产重整等方式,对债权进行确权;


4. 最终通过“撮合”各类行业及专业处置平台对资产进行处置,实现最大化回收。


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华南中心总经理曹立新表示,银行传统清收模式下,一般对资产进行五级分类,而平安从实战角度出发,按照回收难度重新分类:

  • 重点项目是当月收回最迟本季度内能收回;

  • 潜力项目是本季度收回最迟本年度收回;

  • 死亡项目是指无法回收的。


完成不良分类之后“唤醒”客户,防止重点资产下掉。


猜你喜欢


  1. 股份制银行加快农村金融战略布局!兴业动作最快首设普惠金融部

  2. 洞悉农业对金融新需求!邮储银行行长吕家进谈县域金融主力军如何服务好现代农业

  3. 观点|警惕转型同质化!农商银行转型创新要结合自身资源深入分析既有客户

  4. 聚焦丨超50%市场占有率!中国华融做大不良资产经营主业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5. 聚焦丨不良率难降转战债券投资!全国农信机构半数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辛继召

主编/刘小萃  新媒体总监/李 博  编辑/于远牧  制作/臧洪菊


首页 - 中华合作时报农村金融 的更多文章: